小草最新app破解版

..co,最快更新真爱至上最新章节!

还有更早之前,花月离开了花容和花妖,单独和郁少寒一起上山。

这种情况本来就不对劲,当时花月和郁少寒根本不熟,她怎么会和同伴分开?选择和郁少寒在一起,花月可没有天真的认为谁都是好人。

难道,那时候花月就喜欢上了郁少寒?

她对郁少寒一见钟情?

所以花月离开的理由,是因为她和郁少寒在一起了,所以花月伤心难过选择离开吗?

“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?是不是觉得我很帅?”

郁少寒挑眉看着她。

云懿浑身一震,回过神疑惑地应了一声:“嗯?”

“虽然我不介意让看,但是也要先吃饭再看。”郁少寒敲了敲她的碗:“赶快吃,吃饭随便看。”

云懿眼神闪了闪,低下头默默喝了口粥。

看郁少寒的样子,他好像根本不知道花月对他的意思。

活力阳光下的清纯美少女操场写真图片

她可以打个电话给花月询问这件事,可问题是打通电话又能说什么呢?

问花月‘是不是喜欢郁少寒?’、‘是不是因为我和郁少寒在一起,才离开的?’……

这种话,不管花月回答是或不是,云懿都问不出口。

吃完早餐,郁少寒便安排出院回去。

两人坐在车里,云懿看着车窗外发呆。

“在想什么?”

被郁少寒一直握着的那只手紧了紧,云懿回过神,转过头只见郁少寒正看着她,眼神闪了闪,笑着道:“没什么。”

“真的没想什么?”郁少寒眯起眼,幽暗的目光有些审视:“从吃完早餐开始就一直魂不守舍的,怎么,一碗粥把的魂都吃没了?”

云懿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有些勉强的挤出一抹笑。

“还在为花月离开的事难过?”郁少寒伸手将她带进怀里,紧紧注视着她:“我不是跟说过么,她离开只是暂时的,而且不管谁离开,我都会永远陪着。”

云懿眼神闪了闪,咬了咬唇,轻轻应了一声。

很快,车子开到别墅门口。

两人下车朝大门里走去。

“喂,这个人没毛病吧?我警告,要是再跟着我,信不信我就对不客气了。”

花园里忽然传来司徒嫣然不悦的声音。

“对我不客气?小丫头,就算哥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,倒是胆子不小,再说了,谁跟着了?当我这么闲?”

鹤倾城挺拔的身影站在一旁,低沉的声音有些不屑地道。

“这个人可真……云懿姐!”

司徒嫣然忽然朝他们这边看过来,立刻朝云懿挥了挥手。

云懿跟着郁少寒走过去,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:“们这是在吵架吗?”

“谁要跟他吵架?这个人讨厌死了,我都不想和他说话好吗!”云懿气呼呼地道。

“那真是巧了,彼此彼此。”

鹤倾城俊脸波澜不惊。

“呵……”司徒嫣然冷笑,目光森冷地盯着鹤倾城,道:“云懿姐,还好没有真的和这个家伙联姻,人品这么低劣的男人简直世界打着灯笼都难找!没嫁给他算是的幸运!跟他一比,郁少寒简直强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真的是在夸郁少寒吗?

云懿有些尴尬地朝身边的男人看去,郁少寒倒是很淡定,仿佛没听到司徒嫣然的话似的。

“云小姐,我告诉,这家伙来这里肯定不怀好意,他肯定对余情未了!可千万别上他的当!”司徒嫣然停了一下,又看向郁少寒,道:“还有,他摆明就是来抢云小姐的,能忍吗?不能忍!既然不能忍该怎么办?当然是把他赶走啊!赶快让他走!”

司徒嫣然一脸烦躁,仿佛要不是碍于这不是在司徒家,她早就把鹤倾城丢出去了似的。

云懿有些奇怪地看了眼两人,疑惑地道:“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司徒嫣然虽然平时咋咋呼呼的,但是从来也没有对谁生出过这么大敌意。

至于鹤倾城,他堂堂一个鹤家家主,按理说也不会和一个小姑娘过不去。

可是这两人这气氛好像很不妙,怎么看都有点水火不容,问题是鹤倾城不是才住进来么?

“们俩以前认识?”云懿道。

司徒嫣然脸色一变,冷笑一声:“开什么玩笑!我司徒嫣然认识的人里会有这种人品低下的吗?没有!”

不是远仇,那就是近怨了。

鹤倾城才来就让司徒嫣然炸毛,云懿现在是真好奇他们到底发什么事了,转过头看向鹤倾城:“们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喂,我警告!不准说!”

鹤倾城还没讲话,司徒嫣然便急切地打断他,一副‘要是敢说,我一定把眼珠子挖出来’的表情。

可鹤倾城这样的人,从来都是他让别人感觉到害怕,什么时候他怕过别人?

鹤倾城眼神淡淡地扫了眼司徒嫣然,道:“不就是一不小心看到换衣服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“我X!”

司徒嫣然大吼着爆了个粗口。

云懿都震惊了,错愕的睁大眼睛,只见司徒嫣然气得满脸通红,指着鹤倾城道:“这个王八蛋!让不要说还说!可以不要脸,可是我还要呀!偷看女人换衣服难道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吗?”

“我再说一遍,我不知道那是的房间,我以为只是客房,我怎么知道大白天在换衣服?”

“废话!我在我自己房间换衣服,还要管是不是白天?”

“谁让换衣服不关门?”

“那是我的房间!管我关不关门?”

“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。”

“……”司徒嫣然气得手指都哆嗦了。

从两人的对话中,云懿大概能猜出前因后果。

应该是鹤倾城决定要在别墅住下,刚来那天一不小心误闯了司徒嫣然的房间,而且正好遇到司徒嫣然在换衣服,所以就闹了个大乌龙。

其实云懿倒是相信鹤倾城不是故意的,别墅里的女佣每天都会按时打扫每个房间,床上用品都会更换新的,因为他们都只是在这里暂住,所以房间里属于他们的东西自然也不多,每次打扫后就像一个没人住过的客房。

鹤倾城肯定是自己去找房间住的时候误入了司徒嫣然的房间,所以闹了这么大个乌龙。

毕竟偷看女人换衣服这种事,她真的不信鹤倾城能干出来。

“再说了,我看过的女人太多了,就那个四季豆身材在我眼里都排不上号,我都当我自己只是看了个男人,不知道有什么好在意的,觉得自己被我占了便宜?不好意思,我丝毫没有占到便宜的感觉。”

鹤倾城不急不缓的语气简直气死人。

司徒嫣然满脸愤怒:“姓鹤的……”

“原来鹤家家主冒犯了女性,竟然是这么理直气壮,真是令我大开眼界。”

就在此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温柔却气势十足的声音。

云懿眼神一闪,转过头只见司徒昭从外面走进来。

“哥!”司徒嫣然顿时眼睛一亮,跑过去一把挽住司徒昭的胳膊,道:“这个姓名鹤的大流氓占我便宜!”

司徒昭瞥了眼鹤倾城,视线落在云懿身上,朝她点了点头:“懿儿,好久不见。”

话音刚落,郁少寒搂着她腰的大手猛然收紧。

云懿眉头一皱,有些无语地看向身边的郁少寒,这男人掐她干什么?

“司徒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云懿笑了笑。

司徒昭微微皱眉:“司徒先生?懿儿,以前可是叫我昭哥哥的。”

云懿正要讲话,只觉得腰上一痛,顿时有些无语地吸了口气。

“昭哥哥?”郁少寒挑眉,眼神有些冷:“司徒先生,和云懿非亲非故,们之间用这么亲密的称呼不合适吧。”

“不合适吗?”司徒昭笑了一声,不紧不慢地道:“我没觉得不合适。”

“但是我作为她的男朋友觉得不合适!”

郁少寒声音低沉的道。

他着重咬字:她的男朋友,像是在宣布所有权。

司徒昭眯起眼看着他,没有讲话。

清冷的空气中似有股无形的火药味在蔓延。

云懿眼神一闪,朝司徒嫣然打了个眼色。

司徒嫣然看了看她,晃着司徒昭地胳膊,道:“哥,我们不是在说这个姓鹤的事情吗?”

鹤倾城瞥了他们一眼,十分坦荡地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我不是故意闯进去的,只要不让我负责,别的都好说。”

“什么意思?什么叫不让负责?”司徒嫣然顿时变了脸色:“怕我们让娶我?”

鹤倾城看了她一眼:“希望我这方面担心是多余的。”

司徒嫣然:“……”

这次连司徒昭脸色都难看了几分,有些不悦地道:“鹤家家主,是不是想的有点太多了?”

“是吗?”鹤倾城看着他:“能保证不会对我提出这个要求?”

司徒嫣然:“……”

司徒昭:“……”

“三位,既然们还要私事要商量,我们就不奉陪了。”

郁少寒淡淡地说了句,搂着云懿朝别墅大门走去。

云懿一边走一边回头看,只见那三个人还站在花园里,脸上的表情各有千秋,简直精彩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