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很很擼很很干

由他这么说话的么?

他以为她真看不出来他其实很紧张她?

“郁少漠,现在几点了啊?”宁乔乔说道。

“凌晨两点。”郁少漠低沉地声音答。

宁乔乔点了点头,抬起头又看了郁少漠一眼:“你脱衣服上来睡觉吧。”

郁少漠身上穿的还是参加酒会时的西装,这说明他一直都守着她。

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闪烁,心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感觉。

“不睡!你睡吧,我在这里守着你。”

郁少漠皱了皱眉。

时间不早了,他将宁乔乔放到床上,给她盖好被子,转身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。

“你在椅子上怎么休息啊?”宁乔乔诧异的看着郁少漠。

他一个享受惯了的大总裁,在椅子上休息?

纯白纱衣女郎清纯至极

“你管我怎么休息!”郁少漠不悦地盯着宁乔乔:“闭上眼睛睡觉!我数到三!一……”

“噗!”

郁少漠才数了一个数,宁乔乔就已经憋不住笑了。

她本来头上就有伤口,这一笑又牵动了嘴角上的伤,小脸顿时有些呲牙咧嘴的。

“宁乔乔,你在干什么!笑得比哭还难看!”

郁少漠嫌弃地看着宁乔乔。

“你……你别逗我笑啊!”宁乔乔好不容易才停下来,有些吃痛地皱起眉,看向郁少漠的眼神中还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:“郁少漠你知道吗,你有时候真的……好幼稚……”

郁少漠一怔,俊脸闪过一抹异色,偏过头去:“我又不是在谁面前都会这样,你才幼稚!”

这女然居然敢说他幼稚!他哪里幼稚了?

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宁乔乔没听懂郁少漠在说什么,追问道。

郁少漠轻咳一声,转过脸来恶狠狠地盯着她:“赶快睡觉!那么多废话!”

宁乔乔一怔,含笑的眸子看着郁少漠,身体往旁边挪了一下,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:“郁少漠,你上来睡吧,不用担心会碰到我。”

病房的床足够大,他们两个人睡在上面绰绰有余。

宁乔乔眼眸定定的注视着郁少漠,郁少漠被她盯着看了一会,渐渐的居然有些有些不自然。

“干什么?邀请我跟你一起睡觉?小白眼狼,你现在居然这么不矜持了?”

郁少漠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没有动。

椅子和床比哪个更舒服他不是不知道,只是他不能上床去。

宁乔乔对郁少漠故意曲解的意思都无语了,但是看到郁少漠眼底的疲惫,她叹了口气,破罐子破摔似地地点头:“对对对!我邀请你上床,快来和我一起睡吧!”

这下他的恶趣味得到满足了吧?

都已经凌晨两点了,他真的就不困吗?能不能别再浪费时间了。

郁少漠没料到宁乔乔会这样说,顿时怔了一下,眼里闪过一抹不自然,皱了皱眉。

“郁少漠,你快上来睡觉吧,现在已经很晚了!我们都需要休息。”宁乔乔继续劝道。

她现郁少漠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,有时候一见到她就恨不得将她往床上扔,可是现在请他他都不上床。

这还是这只小白眼狼为数不多给他的关心。

郁少漠盯着宁乔乔看了一会,勾了勾唇:“我不能上床去,你知道我在床上的时候都想对你做什么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!你现在别说话,老实睡觉!”

说罢,还不等宁乔乔说话,郁少漠站起身来,走到床头将灯关掉。

宁乔乔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。

“郁少漠……”

好在窗外还有些月光照进来,宁乔乔适应了一下,依稀可以看到床边坐着的一个高大轮廓。

“干什么?我不睡你,你感动了?”

黑暗中,那个轮廓不正经地说道。

宁乔乔一怔,小脸有些烫,沉默了一会:“嗯。”

她又不是没有感觉的机器人,他这么照顾她,她当然会觉得感动。

也只有在这种彼此看不见的情况下,宁乔乔才敢承认,如果是开着灯问她的话,指不定她早就躲在被子里去了。

“好啊!如果你真的觉得感动的话,就爱上我!”

不知道是不是宁乔乔的错觉,她觉得郁少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有些奇怪。

宁乔乔微微一怔,偏过头去,唇瓣扯起一个弧度。

爱上郁少漠……

房间里久久都没有声音,窗外的白色月光朦胧地照进来,晚风轻轻吹起窗帘一角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道娇软的声音:“郁少漠,你明天派人帮我打听一下韩露的消息吧。”

“好!”

坐在床边的轮廓回应道。

她善良、他知道。

所以即便觉得那个韩露流产活该,根本不值得浪费时间,他也会派人去查一下情况。

……

翌日。

宁乔乔醒来,皱着眉感觉了一下头上的痛,才渐渐睁开眼。

想抬起手,却忽然现手被什么压住了。

宁乔乔朝手看过去,顿时愣住了。

只见坐在椅子上的郁少漠趴在床边,沉沉地睡着,而她的手臂则被郁少漠像是抱住似的压着。

他居然真的在这里趴了一夜?

宁乔乔还以为郁少漠会在她睡着以后去隔壁房间呢,毕竟隔壁还有一间休息事,那里是有床的。

郁少漠趴着,宁乔乔看不到他的五官,只能看到他的顶。

就在此时,病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宁乔乔抬起头朝门口看去,推门进来的人也愣了一下,继而对宁乔乔笑了笑,清朗地声音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来打扰你们这份安静的,实在是我的女人缠我缠得没办法……”

宁乔乔看着柯嚣眨了眨眼,有些诧异地说:“小西?”

“她去给你买粥了,等一下就过来。”柯嚣走进来。

小西来看她了……

宁乔乔刚要说话,压着她手臂的人忽然动了一下,郁少漠抬起头,皱着眉盯着宁乔乔:“醒了?”

“嗯。”宁乔乔点了点头,只好先将小西的事情放在一边。

“哪里不舒服?”

郁少漠修长的身体往后一靠,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。

他的眼睛里都是血红丝,一看就知道没休息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