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浏览器app下载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运动服美女可爱双马尾修长美腿居家写真图片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 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今天,很难说余有平的运气是好是坏。

今天既被派了难办的差事,但又冒出了湘儿来指证,让他得以将吴娘这个重大的嫌疑者抓获。

虽说之前陈啸庭有令,让他不得擅自抓王家的人,但眼下吴娘和湘儿却是例外。

这两人一个人出来指证,另一个明显心虚,余有平又怎会轻易放过她俩。

“把这俩人全都带走!”余有平冷声道。

这时湘儿却是吓到了,他完全没想到,诬陷别人会把自己也搭进去。

任由湘儿如何呼喊,她和吴娘都被差役们拖了出去,也让的院子里的王家人噤若寒蝉。

这时余有平才回头,对身后的陈啸林道:“啸林,王家的人暂时不要出门了,等的事情查清楚后,我会当面向王掌柜赔礼!”

余有平姿态放得很低,这让陈啸林也不好在多说,于是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在王家,等你们把事情查清楚!”

陈啸林要留下来,余有平也不会非逼他走,反正他只要保证王家人不随意出入就可以了。

实际上,余有平现在心思已不在王家,他恨不得立马赶回百户所去,审问王家这两个下人让他觉得很有搞头。

…………

走在百户所内甬道内,陈啸庭脸色平静了许多,让跟在他身周的人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换句话说,陈啸庭的脸色就是百户所的晴雨表,所有人都要仰其鼻息。

才走到地牢门外,值守于此的校尉皆参拜道:“参见百户大人!”

与此同时,地牢的大门也被打开,陈啸庭示意众人起身后,便直接走进了地牢里面。

很快余有平便从里面迎了出来,只见他满是欣喜道:“大人,好消息……好消息啊!”

陈啸庭继续往前走着,然后问道:“都查出了些什么?是王家的人有问题?”

余有平点了点头,然后便将王家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陈啸庭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机,一个婢女揭发另一人,谁知道歪打正着了。

于是陈啸庭便道:“今天你辛苦了!”

听到这话,余有平连连道:“卑职职责所在,何敢言苦!”

客套话说完之后,陈啸庭便继续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关押的吴娘的牢房外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