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app下载h

..co,最快更新真爱至上最新章节!

“是鳄鱼。”东澜劲笑着说出答案。

宁乔乔顿时腿一软,郁少漠扶着她的大手一用力,稳稳的托住她的身体,让她靠在他身上。

血腥味会吸引鳄鱼靠近,东澜岳最后只会落得个被鳄鱼撕扯吞噬的下场。

“乔乔,时间也不早了,这几天也没休息好,现在回船舱去休息吧,我们还有好几天的水路要走呢。”

东澜劲笑得更愉悦了,说完后率先朝船舱里走去。

他的其他手下也跟着他离开甲板,其余的几名手下在用本地语吆喝着什么。

“觉得害怕就别看,我们也进去罢。”郁少漠抱着她道。

宁乔乔眼睛直直的看着水面,咬了咬唇,道:“他本来就应该死,当初他设计要害死宋医生,他亲手杀了自己的爸爸和哥哥,这是他自找的结果。”

郁少漠眉心一拧,抱着她的手收紧,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道:“对不起,是我来晚了!是我的错。”

只是听她这几句话,郁少漠都大致猜得道她这几天经历了什么。

别说是她,就是换了一个男人,看到一个有一个的人死在自己面前,哪怕和他们没有关系,恐怕都会受不了。

知性美女活力四溅

“对不起,我不该让被绑走,都是我不好!”

郁少漠抱着她说。

宁乔乔闭了闭眼,轻轻摇了摇头,没有讲话。

“几位,请跟我去休息吧。”东澜劲的一名手下道。

郁少漠抬眸撇了眼那个人,低下头朝宁乔乔道:“我们先进去再说。”

“好。”宁乔乔点了点头。

这艘游轮不算很大,东澜岳的人把他们都安排在一层的包厢里,宁乔乔和郁少漠被安排在最中间的包厢。

“派人轮流盯着他们,别放松警惕,如果发现他们做对我们的人不利的事,直接下手。”郁少漠坐在沙发上,声音淡淡地吩咐道。

“是。”

陆尧恭敬的应承下来。

郁少漠不可能信任东澜劲,虽然他的人不是每天都喊打喊杀的人,但是如果真的遇到危险,见血的事也同样不含糊。

“是怎么知道我在山上的。”宁乔乔道。

“是宋医生给我打了电话。”郁少漠道。

“宋医生打电话了?什么时候?”宁乔乔转过头诧异的看着宋医生。

“二少奶奶,是在第一次逃跑失败的时候,还记得当时东澜盛和东澜狄也造成了很大的混乱吗?那时我就趁大家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,给漠少打了电话,本来想找机会告诉的,但是这两天东澜劲的人看得很紧,所以没找到机会跟说。”

宋医生道。

原来那个时候宋医生就已经联系郁少漠了!

宁乔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她倒是忘了,宋医生本来在东澜盛家里的时候就想联系郁少漠来着,虽然信号被转移他没有成功,但是联系的工具肯定还在他身上!

所以离开东澜盛家的时候,宋医生就在暗中想办法找机会和郁少漠联系。

“我们接到宋医生的电话后就想办法救们出来,后来漠少发现今天早上会有大雾,所以我们就采取了这样的方法,少奶奶,其实昨天晚上我们就已经在木屋附近了。”

陆尧接过话。

宁乔乔点了点头,道:“谢谢们,们辛苦了。”

“少奶奶客气了,能找到,我们高兴都来不及,不知道,漠少这段时间都急坏了。”

陆尧道。

宁乔乔转过头看着郁少漠,他比之前瘦了不少,眉宇间有很明显的疲惫,她当然想得道这段时间他有多着急。

“好了,们先回房间去休息吧。”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。

“是。”

陆尧和几名保镖还有宋医生,都起身离开了。

“咔擦。”

包厢门从外面关上。

郁少漠忽然一把将宁乔乔扯进怀里,男人结实的大手紧紧抱她,巨大的力气像是要将她嵌入身体里一般。

“郁少漠……”宁乔乔眼神闪了闪。

“别说话,宁乔乔,让我抱一会!”郁少漠紧紧抱着她,低沉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我以为我找不到了,我以为自己把弄丢了……”

这段时间,郁少漠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宁乔乔,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却一直没有她的消息,‘可能真的找不到她’的念头不止一次从他脑海中冒出来,折磨得他整夜整夜失眠。

他真的以为,自己再也找不到她……

阳光从船舱的玻璃照进来,落在两人紧紧契合在一起的身体上。

宁乔乔眼神闪了闪,纤细的手臂轻轻抱住郁少漠,道:“傻瓜,就算找不到我,我也会找到的啊,其实即便今天没有来,等过几天回到东澜家我也会给打电话的,我都已经想过了,那个时候他们再阻拦我们见面就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

她也做了最大的打算,只是没想到郁少漠会突然出现,将他们见面提前了。

郁少漠紧紧抱着她,一个字都没有再说。

宁乔乔也没再说话,乖乖趴在他怀里一动不动。

过了很久,久到宁乔乔几乎都以为郁少漠是不是睡着了,缠在腰上的手臂才松开些。

郁少漠将她从怀里拉出来,疲惫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她,道:“我知道有很多话想问我,先洗漱一下我们再说,好不好?”

宁乔乔怔了怔,轻轻点了点头。

他们的确有很多话要说,但是现在他们都很累了,需要休息,而且既然已经见面了,以后自然有得是时间。

包厢虽然不算大,但也算是五脏俱,宁乔乔走进卫生间,洗完澡后换了一身干爽的浴袍。

这里没有吹风机,宁乔乔坐在床上用毛巾擦头发,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,她看着窗外升高的太阳,听着水流的声音,心里觉得很安宁。

她不知道他们要在运河上漂几天,也不知道回到东澜家后她要面对的是什么,但是这一刻她已经不再害怕、不再忐忑。

“咔擦。”

卫生间的门打开。

宁乔乔转过头朝郁少漠看去,道:“洗好了。”